罗泉林:瑞昌车间609大院

2019-06-08 20:47栏目:瑞昌
TAG: 瑞昌

  编者按:对于很多人而言,“小三线”是一个陌生的名词,而对一些上海人来说,这个词却有着非同寻常的含义。四五十年前,他们响应国家的号召,从都市走向山村,生产军工,一呆就是十余年。岁月无情,曾经的少年已然两鬓双白,回想起当年的奋斗历程,却依旧记忆犹新。温故过去,才能烛照未来。今天带来的是江西“小三线厂职工罗泉林的回忆文章,讲述人民厂家属楼609大院的故事。

  下料车间(609大院)家属楼因为分邮箱是609,下料车间又称609,讲起来简单顺口。瑞昌本地人知道下料车间的不多,但609的称呼可以说家喻户晓,这得益于人民厂的名气和609职工的高素质及热心为瑞昌一些单位和居民排忧解难,助人为乐。细思量,应还有夏天的冰品、食堂的蜂糖糕、豆沙包、生煎、赤豆糕、袜底酥、两头尖、大排有底、红烧狮子头等吧?戚福生、顾才明、朱为民先后掌管食堂,他们为人也热情,逢年过节总有他们精心烹调的美味佳肴享用。瑞昌几乎没有早点心卖的,和609的职工有点关系的当地人时不时托人代购一些,全家人享用,潜移默化,瑞昌人都知道了。走在瑞昌的街头巷尾,拎着人民厂特有的TNT外包装袋改制的购物袋(俗称蛇皮袋),再看穿着打扮,609的人就一目了然了。

  609地处瑞昌县城北段高坡上,解放前是坟场,发现过明未的砖石古墓,再北些就是处斩犯人的地方和坟墓,现在开辟为人民公园了。原来没有朝北的路,人民厂搬出来了也就成了路。609四周红砖围墙,东边围墙有南、中、北三扇大门,北门供职工进出,中门供卡车拉货进出,南门供长卡车拉钢材进出。车间建有大小二个厂房,厂房北段连接相通。609虽小,但样样齐全:除生产车间、钢材仓库外,在西边有幢单层砖木结构的平房,门朝东开是材料库、工具库、发电房等。门朝西开的是单身宿舍,供有幸在沪找到老婆的职工居住。依此向北是食堂、办公室、二层楼宿舍、三层楼宿舍。食堂西边是锅炉房、露天开水台和浴室、厕所。办公室旁设了医务室、托儿所,门口还有简易篮球场兼羽毛球及排球场。在向南通往车间、向北通往家宿舍楼的的水泥路 二边,具有鲜明的人民厂特色是用报废的57钢质药筒焊接而成的葡萄架,栽了多个品种的葡萄。空地上栽有水蜜桃树,这是几位车间领导带领职工搞起来的,每到7、8月份,水蜜桃、葡萄渐渐香了,熟了。从葡萄架下走过,那线的职工和小孩非常守规定,不会和悟空大圣一样,偷偷品偿。到了8月初,分葡萄和水蜜桃了,那是职工笑,孩子跳,比过年还热闹。609也是接待总厂职工探亲访友,购物办事、食堂就餐、等候从九江返回的厂班车的首选之地。

  下料生产的许多事情如果不亲身经历就体会不到它的困难和艰辛,也只有戴树春、伍海祥、陆关章、赵仁才、朱辉等各位共同探讨和实践,才有那——水浸探伤、反装锯条、切割长料、尖头割刀、割刀切面、马达反转、凿毛刺机等一系列的创新。车工班的同事、锯床班的女职工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在下班的路上,在我脑海中一一展现出来,正是这些人和全体职工共同铸就了人民厂下料车间曾经的辉煌。

  609一些方面,和总厂又不一样,在一个小而全的院子里,相对的集中,上班和业余生活几乎都在一起。在平时的工作中、生活中,有的亲密无间,有时也有些小意见,主流是团结友好、温馨、愉快。最热心帮助人的当属林玉磊、赵仁才、吴渔绥、陆关章、丁秋萍、谈恒琪夫妇、潘蓓蓓等。丁秋萍父亲是九江地区资深县建行行长,在瑞昌甚至九江关系很广,同事有事找她,她总是利用父亲的关系热心帮忙。1988年她调总工会图书馆后,609的同事带小孩去借书,突破规定,借多本,多长时间都行,只要不丢。同事间友情流淌真诚。

  食堂有台唯一的12英寸的黑白电视机,尽管在屋外架了接收天线,还是仅能收二、三个台。在1982年左右那段日子里,晚饭过后,总是座无虚席,无事的单身总是抢坐在前面,电视台的选择总由他们撑控,偶尔有足球比赛,基本上一致要看,除此之外,有些女工爱看的节目,她们是口齿伶俐,男单身们招架不住,只好服从,他们会一哄而散,打牌去了,或者帮人做家俱去了。霍元甲、陈真等港台电视连续剧等,总是看得如痴如醉。那时大多数职工喜欢看的是《排球女将》,这部描写女排运动员刻苦训练、顽强拼争的电视剧在609中产生了很大影响。小鹿纯子以晴空霹雳、流星赶月等带有魔幻色彩的打球技巧使排球这项体育运动在609风行一时。她们的精湛球技与顽强拼搏的精神打动了609职工的心。小鹿纯子成为清纯、甜美的代名词,一脸灿烂笑容的纯子是对青春的诠释,是青少年心目中的女神。很快以赵仁才、李英城、朱卫民、王俊明、陈志伟、卫立基等人为积极分子,609开始了打排球的小高潮,当然借二中的场地踢足球、打篮球依然喜爱。

  609的职工8小时外副业搞得风生水起,开地挑粪种菜的、钓鱼的、捞虾的、抓田鸡的、打鸟的、养峰的、养鸡鸭鹅的、养狗的,应有尽有……本人抢粪种菜(所谓抢,即为挑粪要赶早,否则肥水就要流入他人地了)、钓鱼、捞虾、抓田鸡、养鸡、养狗六大项,自得其乐。说起捞虾,他们说我有个小创新。调入人民厂,居住在609,看他们搞副业,我也动了念头。看他们用竹片做成边长50cm小方网,十个绑在一起,放在自行车架边,厚厚的体积大,又沉重,浮力又大,为了快速沉入水底,四角系了锣母,更为沉重。我看见车间露天堆了不少绑扎钢材剪断的铁丝,就试作做了十个。做好后的当晚,和吴渔绥、林玉磊出去捞虾。老长河那时水很清,河蚌在近岸水中,一目了然,捞了些打开,取出蚌肉,用扣针固定在网中央。试用后效果较好,轻便,不用绑锣母,下沉较快,每网都是活蹦乱跳的略带透明淡淡紫红色的大、小虾。晚上约9点回到家里,六两碗装满,洗净,放点盐,略为煮熟,极为鲜美,再开一瓶啤酒,真是惬意!过几天又做了十个,共20个,每出去一次,簏篓都满满的,一部份或送人、或晒干,丰收的喜悦油然而生。记得利用一次押运152弹到张华浜港的机会,给大学毕业后分在上海工作的兄长送了大咖啡罐二罐干虾仁,沪籍的嫂子很开心,说从没吃过这么好的虾干。609钓虾爱好者纷纷弃竹网改铁丝网。

  最重要的副业当然是结婚自制家具和油漆。一人要做家具结婚,多人帮忙,买木料、锯板、自制铁件,一层层架起干燥,下料,制作、打磨、油漆,一道道工序,那是有板有眼。609的职工会动脑筋,家具是做得式样好,油漆得靓。一套家具做成,是要请客的,和食堂里打个招呼,抄几个好菜,搬几箱啤酒,热热闹闹地享用起来,充满着成功的喜悦。再打几圈大怪路子,真是逍遥自在!

  年龄差不多了,就要婚恋。“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609只有少量的女职工,都是男单身心中的女神,自然有甲男、乙男共同追求丙女,而丙女又喜欢丁男的种种趣事。小孩也四、五岁了,有时他们仍津津有味的谈起那些婚恋中记忆犹新的事儿。那时也没有独立的空间,也没有公园,晚上逛马路是大多数恋人的选择。有时在一起交流恋爱经历,有的说逛到了立新桥,有的说逛到了新长河边,有的说逛到了赛湖,有的说逛到了九江……。609人一对对的轰轰烈烈的爱情与浪漫,是那么的纯洁无垢,一如一朵美丽的百合,散发着怡人的芳香。一对对也修成正果,终成眷属。1980年左右,职工们的儿女满院子跑了,捉迷藏、看蚂蚁搬运食物,追赶小鸡,逗弄小狗等等。小孩子很守规矩,从不到生产区去乱跑。碧绿的菜畦里,荫凉的葡萄架下,水蜜桃树底,就有无限趣味。蟋蟀们在这里弹琴,大院里的桃花、菜花,用它那芳香吸引着只只蜜蜂;蝴蝶在菜地里、桃林中翩翩起舞,用它那美丽的身影吸引着孩子们的目光。亦常常翻开断砖来,勇敢地抓几条蚯蚓给爸爸钓鱼吧。

  最悲壮的事是有一天,民用起爆具车间快要吃午饭时,在将要发生爆炸的紧急关头,安全员刘英田和调度冲进车间,一个去切断电源,一个去开启喷淋装置,忽然一声巨响,整个厂房炸塌。厂部紧急求援,武警战士和消防战士十五分钟内赶到,经过他们二天一夜的搜救,先后确认二人壮烈牺牲,他们分别倒在配电箱和喷淋开关前,这是人民厂建厂以来唯一在工作岗位上殉职的职工。刘英田他们一家三口就住我们这一幢,其妻杨晓岚悲恸欲绝,儿子年幼,留下孤儿寡妻,其父刘积先白发人送黑发人,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杨晓岚在处理后事问题上体现了高素质的大学生形象:识大体、顾大局、明事理、知谦让。609大院内的同事们个个悲伤,纷纷前去安慰、帮助料理后事。

  最悲伤的事是1986年夏的一天,职工们去红旗水库游泳,顾国安不幸溺亡。609职工大部份主动地帮助,女工陪其老婆,并做各种安葬准备。男工们恳请渔民打捞遗体,然后送往殡仪馆,并安排人24小时值班。告别厅离办公室有200多米,门窗破旧,为了防止小动物破坏,二小时一次,进去检查。我值了一次18点到早上6点的夜班,晚班安排了8人,本人胆量较大,在其他人打牌的情况下,我声明,只要一人陪同,我负责进去检查,检查时伤心地看着遗容,顿觉人生如此脆弱,每日相见的一个活生生的人就没了,幼小的女儿怎么办?白发的父母又怎么办?小顾上海的亲属来后,非常伤心,但对车间的各方面的安排比较满意。

  约1996年,李英城调回了上海。二年后一个秋天的早晨,我骑着自行车,正要出609大门去上班,忽然看见李英城站在那儿,我立即下车,互相问候了几句,他和平时一样,带着特有的微笑,和一个个出去上班的老同事说上几句,说还要去张家铺看看,再上一趟庐山,然后返沪。因要上班,聊了十多分钟就告辞了。此后一年不到,609大院内传来了李英城逝世的噩耗。我忽然明白,那是他自知日子不多,有许多不舍,有许多牵挂和眷恋:来看看深深眷恋共事几十年的同事,来看看深深眷恋的张家铺,来看看深深眷恋工作和生活了近三十年的609大院!他挺拔高大的身材,特有的微笑,人民厂的人、609的人不会忘记。

  曾生活和工作在609大院近三十年的张丽君、顾金良、吴德馨、卫立基几位也先后过世,在此我表示深深的哀思和怀念。

  最高兴最热闹的事是1979年前后,职工们先后结婚,儿女满院子跑了。1990年春节前,609每一个双职工家庭分得了二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新居,告别了倒痰盂罐的历史。那时,谈恒琪最有特点,端着二个相叠的高脚痰盂罐,迈着正步,非常严肃向前,颇有法国电影《三剑客》里的大管家在极危险情况下,平静地说着:“这是法国人的礼节”,端着高高的酒器正步向前的形象。另一方面,152弹料饼生产顺利;有的单身职工调回上海;有的小孩户口迁入了上海。这些都足以议论几天的喜事。

  孩子们渐渐长大,进瑞昌实验小学读书了,609大院里打大怪路子的少了,陪儿女们做作业的多了。再长大些,进初中、高中了。福建籍职工结婚普遍早些,他们的孩子也大一些,毕业后也有一番事业。如林玉磊的女儿,是厂校的语文老师,改制后调入浦东一重点中学,几年下来,已是教导主任了。儿子当兵回来,分在铁路系统,表现极佳,考试后进入铁道学院深造,现担任瑞昌火车站正站长。陈锦芳的儿子毕业后分在小工厂做技术员,现在已是挑大梁的人物了……等等不一一述说。可怜天下父母心,609沪籍职工也一样,为孩子们筹划未来,有的早早调回上海。学习好,有把握考取上海的大学,那是不愁,象冯有根的儿子,我们从学龄前就看好他了,现在是上海大众汽车的高管。没有十分把握考上的,只好忍痛考上海的技校。插队的沪籍职工,有子女可以回沪的政策,都回上海了,这也是叶落归根吧!609沪籍职工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一家家的搬迁走了,我们一次次地帮助装车,盖帆布,放鞭炮,祝他们一路顺风!

  609大院在瑞昌县城,二十五年前新建的住宅在九江地区也是一流的,现在物是人非,有些破败,和大院外四周的新建筑有些格格不入,过去生气勃勃的情景不再有。满头银发购得609住宅的老人在院子里聊天晒太阳,或者打着一两块钱赌注的扑克。

  90年代经济转型期,改革的阵痛难免,而人民厂曾经的光彩,注定了它在现实中的落差更加巨大。过去在各条沟建起的厂房已经在荒山野岭中沦为废墟,但曾经,就是在这些废墟中迸发出的那股热情,凝结出的那种精神,却是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民族应该发扬的,那就是使命与奉献!心扉吹动,多少尘封的往事都清晰地留在我心里,流淌在我的梦中。

  回想着609的味道,又给了我这份久违的心境,使我顿悟:在拥挤的上海,在环境污染的其他城市里,我们心灵深处要恪守住一块小小的心岸,让他成为你奔波忙碌之后的一个驿站。静下心来,慢慢的去品味,去感悟,打开尘封已久的记忆,放飞你自由的心绪去聆听,去回忆,去品味,回味这609的味道。

  (原载本书编委会编:《我们人民厂——江西“小三线厂实录》,上海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图片由潘修范提供。鸣谢项目:上海市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2018年度宣传推介项目;2013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小三线建设资料的整理与研究”;2017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三线建设工业遗产保护与创新利用的路径研究”)

今日相关新闻

  • 瑞昌市黄金乡:精心抓好“大走访、大排查、大
  • 瑞昌厂房检测多少钱
  • 瑞昌管道Pvc彩壳保温(全国承接保温工程)
  • 【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长江入
  • 瑞昌市检察院与瑞昌市看守所举行篮球友谊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