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盛而衰 衰而再兴—江西抚州南丰龟鳖产业供给

2019-09-18 12:19栏目:瑞昌
TAG: 抚州

  说起南丰,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享誉中外的南丰蜜橘。但近两年,记者在南丰采访时发现,当地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是村里又多了几个百万富翁,而这个引发当地百姓关注的行业,就是龟鳖种蛋、种苗供应量在全国市场占据主要份额的南丰龟鳖产业。

  8月,记者行走在南丰的莲田湖泊之间,发现这个发展了20余年的产业,在经历了市场的低迷之后,从生产、销售等环节进行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个曾经由辉煌到没落的产业成功实现再度兴起。

  烈日下,站在太和镇江西添鹏生态农业有限公司甲鱼养殖基地,放眼望去,数千亩的甲鱼塘连片,似千面平镜,蓝天、白云、荷花在湖面的倒影构成了一幅水墨画卷。远处,绵延巍峨的武夷山脉像一道巨屏,绿树青山环抱下的鱼塘里偶尔有成群的甲鱼探出头来呼吸新鲜的空气。

  “这里是我们的一个生态养殖试验基地,主打的就是稻鳖、莲鳖混养,每年这个时候都有很多人来参观。”添鹏公司董事长吴国辉介绍,这种生态的养殖模式是今后南丰龟鳖的发展方向。在保护水域环境的同时,也提升了南丰甲鱼及种蛋的品质,市场价格能多出30%以上,实现生态和市场效益的双赢。有着“江西鳖王”之称的吴国辉看着自己的基地,眼里满是自豪。

  与吴国辉的自豪相比,接触龟鳖产业已经有25年的汤建新觉得,这种转型带着些许心酸,是南丰龟鳖产业“血的教训”。“南丰龟鳖产业一开始的时候也是火爆异常,那时候只要养了龟鳖的就能赚钱,但也为后来的发展埋下了祸根。”汤建新说,南丰龟鳖发展到目前,总体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即1992年至1997年的初始期、1997年至2015年的扩充期、2015年至今的崛起期。

  产业扩充期间,农民生产的盲目性被放大,各地的小山塘都变成了养殖龟鳖的小水塘,无序竞争、品种杂乱、质量参差不齐等各种问题接踵而至。高密度的温棚养殖提高了产量,却也让很多农民亏得血本无归,南丰龟鳖在2012年左右迎来了最惨痛的时期,一个种蛋亏损最多时达到1.2元。

  立志要把龟鳖产业做成百亿产业的南丰县发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2013年开展了为期数月的市场调研和养殖基地走访,一个新的产业发展规划出台。与以往的规划不同,这次的产业规划,首次提出了绿色农业发展方向,并进一步强化了对生态环保的要求:发展龟鳖产业不得破坏农田及水塘的耕作层;把三大水库设立为禁养区;52座小Ⅱ水库变成了限养区;环保部门不定期检查鱼塘水质……一个个限制措施的出台,让很多农民少了一个增收渠道,但却得到了大部分养殖户的认同。“无限制的发展,只会让南丰的龟鳖产业迅速死亡。”正是看到了产业大环境的改变,中途离开的汤建新又回归到南丰龟鳖行业。

  产业联盟养殖户掌握市场线年,对于南丰龟鳖产业的崛起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节点:这一年,南丰龟鳖种蛋畅销全国,直接经济产值突破20亿元,且第一次拥有了对市场的话语权;南丰县被中国渔业协会授予“中国龟鳖之乡”;太和镇被授予“中国龟鳖良种第一镇”的称号,是大丰收的一年。

  “联合体成立于2017年,是以企业为龙头,公司、合作社、家庭农场、养殖户龟鳖生产为纽带的现代农业产业化联合体,采取统一规划设计、统一建设、统一采购、统一管理、统一技术指导、统一销售的生产经营机制,创新推行新市场环境下龟鳖产业化联合体的专业化分工、多元化合作、规模化开发、标准化生产,并参与‘鄱阳湖’(我省农业公益品牌)品牌化运营,最终实现利益共享、风险分担。”南丰县农业农村局水产站站长李忠国解释说,这种产业联盟的经营模式,有效控制了龟鳖的产销两端市场,中间商的利润被挤压,养殖户掌握了市场线月,还首次出现了尾货(甲鱼9月停止产蛋前产的最后一批蛋)比刚上市的甲鱼蛋还贵的现象,平均一个种蛋卖到了1.8元,净利润达1.2元。

  1991年出生的太和镇农民赵志林现在是村里的名人,每年经他手的龟鳖种蛋、种苗达1000多万个(只),不仅如此,他还把孵化厂开到了广东,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龟鳖经营大户,每天为他挑选种蛋的工人多达20多个。“以前种蛋上市时,我和父亲每天都是求着江浙老板收种蛋,现在有了产业联合体,我们掌握了主动权,浙江老板反而成了我们的市场经理人。”赵志林说道。

  经过近三年的发展,南丰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中华鳖亲本养殖、种蛋种苗生产供应基地,也带动了更多的人进入该行业,产业的链条得以延伸。曾经无人问津的无精蛋(未受精的种蛋)成了餐桌上的抢手货,观赏龟、肉龟养殖等也在逐步的兴起。截至目前,全县涌现出养殖企业公司11家、合作社45家、家庭农场5家、农业农村部水产健康养殖示范基地建设单位12家。

  太和镇丹阳村农业示范园内,还在上大学的谢顺杰一边给记者介绍示范园内的龟类品种,一边拿起手机展示自己的销售业绩。“我们的观赏龟有10多个品种,主要以微信销售和淘宝平台为主,7月份的销售额就达到43万元,如果注册了网络门店,销售量还能继续提高。”谢顺杰所学的专业是网络销售,对于能从龟鳖产业赚到“第一桶金”,他显得兴奋不已。

  丹阳村贫困户李运仔也很幸运地成为龟鳖产业大军中的一员。自从村里有了农业示范园,李运仔便在示范园内的合作社里打零工,合作社按1天150元的工资结算给他,年收入可以增加2万元。仅丹阳村就有17户贫困户成了龟鳖产业的受益人。

  2014年重新回到南丰龟鳖行业的汤建新,也是收获满满,不但有了60亩的工厂化示范基地、当选了南丰电商协会会长,还成功开拓了意大利市场,成为南丰龟鳖行业外销第一人。

  “当前南丰龟鳖产业已经进入了一个良性发展阶段,养殖户的利润基本得到了保障,但是依然存在科研力量不足、产业链条不完善、深加工企业较少等问题。”毕业于集美大学水产养殖专业的李忠国说。令人欣喜的是,南丰县正在有意识地引导龟鳖产业向农业全产业布局,2018年,南丰县还成功入选为全国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先导区创建县,南丰龟鳖的地理标志认证也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因盲目扩大生产,曾经的“伤心烟”“伤心棉”“伤心梨”等现象屡见不鲜,受伤之后的农民又转而投向效益更好的猕猴桃、莲藕等特色农产品的生产。但到了收获季节,猕猴桃滞销,莲藕找不到买主……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南丰龟鳖产业的身上。

  2015年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提出,要着力加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但是要如何有效地实现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呢?南丰龟鳖产业找到了自己的路径,那就是在满足市场需求的前提下,从盲目扩大中走出来,转而追求质量,抱团发展、多元发展进而掌握市场的主动权。这种转变当然离不开政府的积极引导,但最根本的还是需要当地农民对市场规则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因为种什么、养什么由农民自己说了算。生态养殖是市场倒逼出来的,但是自发成立南丰县龟鳖产业化联合体,有效控制了龟鳖的产销两端市场,则是一次主动出击。采访中一个农户的话让记者记忆犹新,“南丰龟鳖产业想要获得长远发展,就必须学会舍弃,要不然永远不要想做大做强。”生态养殖其实就是一根红线——把粗放养殖排除在外,产业联盟则是一座堡垒——把损害养殖户利益的人挡在门外,而多元发展则是一扇窗户——让大家看到更多元的世界。

今日相关新闻

  • 瑞昌市黄金乡:精心抓好“大走访、大排查、大
  • 瑞昌无缝管价格实在
  • 瑞昌掀起教育发展“大会战”
  • 瑞昌市30mm挑高跃式阁楼板厂家离大卖只差一步!
  • 江西省抚州市2019-08-27 06:00发布橙色高温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