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江:扮演的是英雄也是平凡生活中的普通人

2019-10-04 23:04栏目:生活
TAG: 生活

  国庆档的三部大片中,演员杜江“刷”了两部脸。《中国机长》中他是临危不惧的英雄机组第二机长,《我和我的祖国》中他是分秒不差的帅气升旗手。

  从《红海行动》到《烈火英雄》《中国机长》,再到《我和我的祖国》,一路的稳扎稳打成就了今天的“硬汉”杜江。拍摄这些主旋律电影,杜江没少吃苦。《红海行动》主动请缨,一路战火硝烟地拍到杀青回国还会有夜半惊醒的应激反应;拍《烈火英雄》时,在北京滴水成冰的时节,“冰火两重天”地完成专业消防员的一切职业操作。

  电影《中国机长》根据2018年5月14日四川航空3U8633航班机组成功处置特情真实事件改编:机组执行航班任务时,在万米高空突遇驾驶舱风挡玻璃爆裂脱落、座舱释压的极端罕见险情,生死关头,他们果断应对,确保了机上全部人员的生命安全,创造了世界民航史上的奇迹。其中,杜江饰演的机长梁栋为保证乘客生命安全,顶着狂风从客舱返回驾驶舱,竭力关上驾驶舱的门,及时解救了机上217条生命,可以说是使得这场事故化险为夷的关键性人物。

  不同于《红海行动》和《烈火英雄》气势恢宏的大场面,《中国机长》拍摄时的活动空间基本局限于机舱里,对于演员的发挥反而是阻碍,一静一动,要转换心境实属不易。如何在机舱里面单纯靠想象力去展现千钧一发的氛围,对杜江来说是很大的挑战。拍摄《我和我的祖国》“回归篇”时,为了成为一名合格的升旗手,杜江要求原型人物朱涛对他一对一地集训,从一个普通人到一个仪仗兵,细到下巴扬起的弧度都不能有所偏差。

  《中国机长》找到杜江时,他正在拍摄《烈火英雄》,跟随荣幸而来的便是莫大的压力 。当时《烈火英雄》还在紧张拍摄中,因为多是夜戏,通常都是下午才开拍,收工已是第二天凌晨。但对杜江来说工作并没有结束,他还要赶着去学习飞行技术。就这样,晚上拍戏,白天学习,晚上拍戏,白天学习如此往复,特训结束时,他已经能像真正的机长一样在模拟机上独立操控飞机的起飞降落。

  哪怕在最苦的时候,杜江也没有想过放弃。做演员可以真正地驾驶飞机、练习消防技能,体验各个职业的伟大和不易,这对杜江来说是珍贵的人生体验。杀青时,杜江特别感慨,整个拍摄的经历仿佛将他置身于当时真实的紧急事件中,所有的演员包括扮演乘客的跟组演员都好像真的被命运牵连在一起。

  演了这么多英雄,杜江越来越明白,“英雄”从来不是脸谱化的标签,而更乐于把他们作为真情实感的普通人看待。从平凡中来,行不凡之事,这种温暖的感召是最打动杜江的地方,也让观众为之动情落泪。

  采访中,记者打趣杜江总是拍“自虐”戏码,要不要考虑接些风格轻松的戏休息一下,他当即表示回北京要约林超贤导演谈一谈《红海行动2》的相关事宜。

  杜江:非常有帮助。最开始认识梁鹏(梁栋的原型)是电影还没有开始拍摄之前,剧组就安排我们到川航去培训,他带着我们所有的演员从8633航班的早上行前准备开始,一起吃早餐,然后一起飞行,带我们介绍了一遍整个工作的流程。后来我们去学习飞行的理论和实际操作的时候,都是梁鹏老师手把手地指导的。梁鹏是一个非常健谈、幽默的大男孩。他其实比我只大一岁,是川航非常年轻的机长,同时是C类教员,这已经是机长当中教员的最高级别了。其实在之前我也看了很多关于他的采访、个人的专访,去尽可能地从很多的侧面去了解他这个人的性格特点,因为我们也不想说扮演一个英雄人物,就变成了脸谱化的,或者是从主观的想象出发,更多的还是要把他真实的那一面的性格展现给观众。 这次拍摄让我和他在某一个空间里合二为一,我觉得是一个很奇妙的缘分,我也很珍惜能认识到我们这么优秀的英雄机组和机长梁鹏。

  在拍摄的过程当中,其实有的时候询问到他当时事故发生时的一些细节也有一种不太忍心的心情,因为生怕问得太详细,又让他回到当时的那种记忆去,带给他一些不好的体验。但梁鹏非常体谅我们的工作,很多时候我还没有问,他就已经很详细地把当时飞机的状态以及他内心的一些反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地告诉我。其实通过和他的聊天,有时候能感觉到他对当时的情形还是心有余悸的。

  杜江:我相信可能每一个男生对于蓝天、对于自由都是很向往的。我个人还记得在上高中的时候,当时好像也有来学校招飞行员的,不管是空军还是航校,对身体的要求特别地严格,不能近视,身上不能有疤。大家都很羡慕被招上的同学,其实我个人也是对飞行员这个工作非常地向往。这次因为工作的原因有机会去学习空客A320系列飞机驾驶,我非常珍惜这次机会。因为不光是机会难得,主要是在拍摄的过程当中,我坐在那个驾驶舱里,就必须对整个飞机的基本情况了然于胸。后来我们三个主要演员都可以在教员的指导下在模拟机上完成手动的起飞和降落,但是那还差得很远。

  杜江:因为觉得这真是一段令人难忘的回忆和旅程。去年的5月14日,128个人的生命因为一次偶然被永远地凝聚在了一起,在英雄机组的努力下,他们拯救了连同他们自己和119名乘客的生命。

  很让我感动的一点就是,所有的九位川航的机组人员,每年的5月14日他们都相约重新过一次生日,庆祝他们的重生。在今年5月14号的时候,我看到他们发了朋友圈,一起晒出了一个一岁的生日蛋糕,我就很感动。整个拍摄的经历,真的好像置身了当时的紧急事件当中,不管是我们几个主演,还是扮演乘客的跟组演员,大家都好像真的是被命运牵在了一起,从此人生好像就变得不同了,所以在杀青的时候特别感慨生命的美好和这次英雄壮举的不易吧。

  杜江:不会,这个角色其实反而更难演,因为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面,表演的手段会变得非常有限,还有职业的特性的约束,你要说机长该说的话,同时这个故事实际发生就只有半个多小时。在那有限的时间和空间里面,我们几乎没有多余的台词和多余的行为动作。那怎样把这种千钧一发的这种紧张的气氛,通过细节表演展现给观众? 对于我来说还是挺大的一个挑战。

  尤其是刚刚拍完《烈火英雄》,那个场面非常大,情感非常炙热、浓烈,有很多手段可以借助,但在机舱里面纯靠想象力和投入去表现这些细节,我觉得对我个人而言是一个挺大的挑战的。

  澎湃新闻:你之前采访有说过拍完《红海行动》回来有一段时间还有应激反应,演员的工作飞行会非常多,拍完这个电影坐飞机有没有点“后遗症”?

  杜江:我觉得反而不会。深入了解了民航系统之后,你会发现这是一个非常科学的、有无数后勤人员保障的一个系统。每一个飞行员都是经过最严格的选拔和训练的,他们真的是值得托付和信任的。我本身就没有飞行恐惧症,自从拍完《中国机长》之后反而在飞机上睡得更香了,基本上飞机没起飞我都已经睡着了,伴随着落地我才会醒。

  澎湃新闻:《我和我的祖国》“回归篇”当中扮演的升旗手朱涛的角色同样是演一个真实存在的人,你怎么去把握这个人物?

  杜江:因为我个人是很爱看阅兵式的一个人,一直真心觉得我们中国的仪仗队肯定是世界第一的。要去扮演这样一个角色,我是又惊又喜,压力很大。我当时就要求立刻安排训练,剧组就给我找到了朱涛老师,他本人带着我一对一地集训。马上会有一个关于我训练的纪录片上线,大家也可以看到我是怎么通过训练,从一个普通人到一个仪仗兵的过程。朱涛老师在我们拍摄的时候给了很多的指导,他会从每一个小细节去要求我们,细节到就是下巴扬起的角度,踢腿的高度等等。越拍摄我就越觉得三军仪仗队不容易,整年的训练就为了那一刻展现国威。

  杜江:要求就是国歌声一响,国旗就要匀速地向上升起,中间不能有停顿。同时国歌一结束,国旗必须到顶、一秒都不能差。在那拍摄的时候,我真的觉得我就是朱涛,全世界都看着我,压力会很大。觉得自己背负着国家的荣誉和使命,一定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万无一失。

  杜江:可以,但是要反复反复地练习,我想离朱涛老师的水平还差得太远了,他为了准备香港回归升旗仪式,光升旗这一项他就练了5000次。所以说不管什么旗杆、多高的旗杆,他都可以准确地在国歌结束时达到。我只能卡准戏里那个道具旗杆。

  澎湃新闻:这次你参演的两部都是国庆献礼片,都是正能量的军人角色,你自己有没有感受到一些情感上的激发?

  杜江:我觉得我们现在的主旋律电影越来越贴近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除了展现宏大的场面和历史瞬间以外,更多展现的是在那个瞬间下每一个人的状态。比如说《我和我的祖国》这个电影,我觉得它的奥秘在于,祖国的伟大瞬间也是我个人的伟大瞬间,是全民的记忆,也是每一个中国人的骄傲。

  这种个人的情感,个人的荣誉感和祖国深深地捆绑在一起。中国人现在行走在世界上那种骄傲我觉得是来自于祖国的强大,而祖国的强大是来源于每一个为祖国建设付出了努力的普通人。我觉得这种联系和牵绊是我在扮演这些角色的时候最吸引我和打动我的地方。其实我不是在扮演一个伟大的英雄,而是从平凡当中来的普通人。

  杜江:我觉得我还是挺抗虐的。我觉得身体上的挑战确实还是《红海行动》最厉害,但其实还没有到极限的程度。后来拍《烈火英雄》的时候,每天近距离地面对大火,同时是在北京最冷的冬天拍摄的。有人会觉得那不是很好吗?有火烤会很暖和。其实不是,因为我们扮演消防员要不停地喷水,我们的身体都是湿透、冰冷的,水顺着袖子一直流下来,那是一个滴水成冰的季节,但脸会烤得又干燥又疼痛。一拍就是一通宵,拍了三个月。到了《中国机长》,我觉得反而身体上是很舒服的。虽然大风确实也是让人很痛苦,但这些都是帮助我们表演的手段,演员要完全靠自己的技术去表演那种状态是很难的。

  杜江:还好吧,其实大家都是职业的演员,都非常理解我在做什么。其实现在的剧组大家都非常专业,不会随便把演员放到一个不保险的境地当中去,都是用最安全的方法去拍摄最危险的镜头。虽然在其中肯定多多少少伴随着一些磕碰,我觉得这是难以避免的。

  澎湃新闻:这两年一直在演这种挺“硬气”的戏,你觉得对个人的性格或者看待世界方式有影响吗?

  杜江:我觉得肯定会有影响的。演员就是这样的一个工作,扮演的角色或多或少地都会留下一些色彩在自己的身上。我能够扮演这么多正能量的角色,其实不管对于工作还是个人生活,我都有非常大的受益。从小我们80后看一些传统的爱国主义电影长大,这种爱国情怀是烙印在每一个80后心里的。如今发现,其实很多英雄都活在我们的身边,不管是我们英雄机组的梁鹏,还是升旗手朱涛,我都愿意在生活中向他们看齐。

  举一个小例子,国家奖励了梁鹏老师200万奖金表彰他在8633事件中的英雄举动。他把这个钱拿出来建了梁鹏希望小学,把这份用生命换来的爱传递给更需要的人,真的让我特别的感动。所以我要向他们多学习,我觉得这也是我扮演这些角色的收获吧。

  澎湃新闻:一个小玩笑,从《红海行动》到《烈火英雄》《中国机长》,你都是演“二把手”,这是巧合吗?

今日相关新闻

  • 5G 未来知 TALK:未来生活畅想
  • 怎么样才能过好自己的生活??
  • 百万方滨江大盘再难有 千江凌云滨江生活进化时
  • 健康生活
  • 男人结扎影响性生活吗?听听养生专家帮你解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