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枪是一种生活方式

2019-04-28 02:17栏目:生活
TAG: 生活

  在圣萨尔瓦多街头看到一名带枪的保安,本来期待可以采访一下,说不定还能照张合影什么的……

  那天晚餐之后忽然发现门口的保安是带枪的,环环当即欢呼雀跃地奔过去与人家合了一张。

  中国的女性居然这么大胆无畏,倒把那位面相实在的保安吓了一跳,一副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的感觉。

  要知道萨尔瓦多本地的女性对于带枪的家伙虽然看来习以为常,多少对于枪的态度还是有点儿消极的。

  估计各位也看出来了, 听说萨尔瓦多治安不太好,我们这回带了个花木兰式的环环,至少一个打七八个不成问题,小小的一支枪有什么可怕?

  当然,还有另一种解释…… 老萨上大学时到南方旅游,见到有与蛇合影的旅游点,便放了一条蛇在脖子上拍照,看着当地朋友脸色煞白还觉得洋洋自得。后来才听明白人家在鬼叫:“不知道厉害的北佬啊。”

  萨尔瓦多就不一样了,当地人对枪的了解可能比一般的军队还多,枪对他们是一种生活方式,当然熟悉它的威力。

  其实到萨尔瓦多的第一天,我们都蛮紧张的,听说这里的谋杀案发案率曾世界第一,大家都不希望在这儿有什么奇遇,那可是不好向祖国人民交代。

  不过落地之后感觉圣萨尔瓦多颇为平静,半夜也能看到街道上骑车悠然通过的年轻人,对比在哥伦比亚工作的哥们儿打着电话能听到那边传来的枪声,不禁琢磨传闻有误,这里的治安应该没有那么夸张。

  不过,第二天早上,酒店的窗帘一拉开,便看到一名挎枪的保安,心里忍不住别的一跳。

  一天以后我们便理解了,大功率对讲机和枪是当地保安的标准装备,稍微危险的地方还要加上一件防弹衣,他们是随时准备在眼皮子底下发生一场枪战的。

  这里几乎所有人都时刻警惕着,当我们的车辆出发时,经常会发现有一辆警车在前面或者附近伴随,有人说是纯粹的巧合,有人说是当地政府有意的布置,无论属于哪一类,皮卡后斗里荷枪实弹的警察难免让人有一丝紧张。不过对我来说,印象更深的是他们的敬业,虽然有朋友认为他们不敬业便要面对生命危险,但敬业就是敬业,这是值得赞美的品格。

  有他们在,而且态度这么认真,倒是让我们对于在萨尔瓦多出行觉得放心了许多。

  据住在当地的我国媒体朋友讲,他们在刚刚建交的时候想采访一些萨尔瓦多人,了解大家的想法。结果刚一出动当地政府马上派了好几名警察跟随,以保障他们的安全。这个善举让记者们哭笑不得 -- 你们神色紧张地端着枪跟着,还有哪个老百姓敢和我们交谈啊?

  不过,这次军警的出现,我个人认为是巧合居多,因为我们访问期间,路边也经常看到持枪的正规军警,他们显然不是保护中国代表团的,只能说萨尔瓦多的生活方式便是如此。

  只是这种警戒有时有点儿过分,哪怕是那些对犯罪分子看来毫无吸引力的学校或幼儿园,也会看到带枪警卫的身影,全民皆兵,在萨尔瓦多应该不是一个成语而已。

  这里几乎每座像样一点的建筑都带有坚固的铁栅栏或者带刺铁丝网,甚至一层一层,宛若要打一战的堑壕战。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景,必须要联系萨尔瓦多的历史。这个国家虽然不大,但民风剽悍。

  说到萨尔瓦多人的能战好战,世界史上唯一的足球战争便在这里发生。1969年,比萨尔瓦多大好几倍的洪都拉斯球迷因为输了一个球而对萨尔瓦多球迷大打出手,这一举动并得到了其政府的支持,结果是一直有怨的萨尔瓦多爆发了,干脆利落地出兵攻入洪都拉斯境内。这一仗打到最后是美国调解的,双方算是停战,不过所有地面战斗都发生在萨尔瓦多的领土之外。而前两年萨尔瓦多刚刚审结了一个案件,案情是一些当时的军人从洪都拉斯带回了若干财宝,这时终于找到了下落 – 在五十年之后。

  剽悍的民风使萨尔瓦多的军人有着令人自豪的历史,他们说本国虽然弱小,却独立以来从未被征服。

  1980年至1992年,这里爆发了激烈的内战,政府军与游击队的战争让大量萨尔瓦多人成为熟悉武器甚至习惯于用武器解决问题。而内战结束后,大量军人和游击队解甲归田,却发现没有工作可做。从美国回流的黑帮借高失业率之机吸收大量前武装人员,迅速做大。他们的信条与教父时代发生了巨大的区别,不再讲究辈分和来历,所比的只是谁能把枪打得更准,更狠。与此同时,萨尔瓦多官方延续西班牙的司法体系和习惯,那时甚至有枪战时“警方人员的枪口径不能比罪犯更大”这样令人挠墙的法律。这种情况下对犯罪的打击效果可想而知。犯罪代替战争迅速成为萨尔瓦多最恐怖的社会问题。最糟糕的时候,萨尔瓦多一年被谋杀的人员达到四千多人,人们出门的时候都要躲避黑帮的枪战和随时可能降临的打劫。

  不过,当犯罪成为萨尔瓦多人的公敌,他们骨子里的血性也被激发了起来。今天的萨尔瓦多有很多枪店,据说便是那时开始的生意。这个国家有两万军队,三万警察,愤怒的萨尔瓦多人却组织起了六万名保安,警卫和保镖,推动政府和黑帮展开了面对面的交锋。

  满街带枪的人群,加上铁丝网和铁栅栏,都是那个时代斗争的记忆。实际上,这些年萨尔瓦多的犯罪率逐年下降,已经没有当年那么可怕了。这场战争目前看来萨尔瓦多政府和民众占据了上风,被抓到的黑帮分子抱怨“坐牢”都成了奢侈 – 因为抓的罪犯太多,监狱一度爆满,不要说躺下睡觉,连坐在地上都没有足够空间,罪犯们只好站着“坐牢”。事情已经好转,我们看到的遗留痕迹只是女孩子们上街还不敢戴首饰,免得成为抢劫的目标。

  尽管时代已经变了,但从那个时代打出来的萨尔瓦多保安人员依然风声鹤唳,一有风吹草动便如临大敌。

  也许,这可以算是萨尔瓦多与枪的一个黑色幽默吧。实际上,我们相信萨尔瓦多的黑暗时代应该正在过去,下一代萨尔瓦多人,或许听到枪声会想我们一样新鲜。

  同是黑发黑眼睛,我们真诚地希望,萨尔瓦多人的阳光,早一点照耀这个历经沧桑的国家。

今日相关新闻

  • 90后中国投资者张迈宇:在瓦努阿图的“佛系”生
  • 改厕改出农民新生活
  • 书店20让阅读成为生活日常
  • 《向往的生活》温暖“回家” 张子枫加入四大常
  • 为美好而来 梦湖孔雀城 栖息湖园居 让生活充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