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端:朝鲜艺术的国际化

2019-05-30 13:04栏目:艺术
TAG: 艺术

  包贵韬(策展人/艺术评论家)  1865凡德艺术街区 “第四届朝鲜艺术节”

  主办单位:辽宁国际文化经济交流中心、广西国际文化交流中心、江苏省收藏家协会、中国民主促进会丹东市委员会、今朝美术馆、南京复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展览地点:南京市秦淮区应天大街390号1865创意园A2栋凡德艺术街区凡德美术馆

  朝鲜艺术的输出,由于艺术家本人事实上的缺席,存在着对作品诸多的误读。这种意识形态判定对艺术创作主体粗暴的不屑,使一些有天分且优秀的艺术家不能被准确识别。对朝鲜艺术及艺术家而言,给一个标签很容易,因为既不会有理论上反对的声音,也没有来自艺术家本人的辩解,这一现象在国际艺术交流层面极为罕见。更何况偶尔朝鲜艺术家在场,实际上是以“不在场”姿态出现的。所以,当前对朝鲜艺术的输出,首先应该是包容,是走两步看一看。其次是深度挖掘,任何一个民族都有伟大艺术家存在,要识别出他们,给予关注。第三是不要用金钱来衡量朝鲜艺术,因为即便如此规模艺术输出,也不是市场化层面的。第四是要有国际视野,能够看到朝鲜艺术的韩国坐标。

  关注朝鲜艺术,显然无法离开地缘政治格局的桎梏,作为周边大国,艺术家们显然无需关注朝鲜。而朝鲜艺术家却无法逃离地缘政治所形成的社会语境和历史语境,乃至可能作为言辞巨人才能释放心中的愤懑,当然之中也包括政体对艺术家的站队要求。因此,所有享受艺术创作充分“自由”,充分彰显个性的艺术家们,很难理解当下朝鲜艺术家所处的位置,却用简单的政治化标签锁定了朝鲜半岛北方的同行的创造力。在这里,期待比好奇重要,期待比判断重要,期待比拒绝重要。地缘政治格局所决定的朝鲜半岛问题,不可能被略过、忽视。尽管艺术无须为此埋单,但其产生了影响,无论影响了哪一方。所以,至少要有文化层面的关切,从而使我们始终是洞察者,而不是困惑者。

  简单地将一九五三年以后的朝鲜艺术归置于意识形态引领下的艺术创作,显然是一叶障目。首先一九五三年以后“越北画家”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保持了自身艺术的创作特征,同时也以其当时的国际视野,教授了一批朝鲜艺术家,使之在艺术启蒙阶段,并不欠缺现代艺术背景。其次,朝鲜社会主义的确指导、吸引了大批艺术家投入身心,从而创作出所谓符合时代大潮需求的作品,但是,仍有大批特立独行的艺术家并不买账,仍旧继续自己认定的创作方向,甚至不惜被艺术界边缘化,尤其是一九五三年至一九六○年代初期,从日本回国的艺术家。其三,任何国家任何民族都会因偶然必然,产生超越时代的艺术家,朝解半岛上的这个单一民族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充满文化霸权的亚洲艺术史,何时挖掘整理罢了。其实,艺术若随时代,跟上步伐也就分分钟的事情,早年的日本、改革开放的中国,都已证明过。当然,还有朝鲜半岛南部的韩国。

  在朝鲜艺术进入国际视野之后,居高临下的苛责并不少见,并且一律和意识形态牵扯起来,并且大多以“过来人”的姿态开始各种说三道四。关键是诸多看法没有将当前朝鲜艺术放到特定历史时空和确切社会语境之中。事实上,目前在国际艺术品市场、尤其中国市场的朝鲜艺术,并不能完全代表当代朝鲜艺术的风貌,只能确切有这么一些类型、风格的朝鲜艺术走出了朝鲜而已。而且能够走出朝鲜这部分,应该说是“有能力”出来的那个群体,有多少边缘化、非主流朝鲜艺术家能不能走出朝鲜还是一个未知数。所以,对于朝鲜艺术的判断,多些宽容、多些期待、多些远见才重要。既然是所谓“过来人”应该发现艺术史的某些规律性。

今日相关新闻

  • 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
  • 浏阳艺术科技博物馆开馆
  • 用艺术之美丰富思政课堂
  • 熊黛林晒双胞胎女儿艺术照_高清图集_新浪网
  • 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开幕 甘肃近千件文化展品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