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茶的徐渭丨私享艺术

2019-07-14 19:46栏目:艺术
TAG: 艺术

  徐渭是一个奇人,书画诗文俱精,志向远大,需要的时侯,也敢于对自己下狠手。如此人物,就算嗜茶,也不会用太多的笔墨来表达——也许对他而言,茶味太温吞了,烈酒才算恰当。

  关于茶、关于水、关于点茶,徐渭的说法没有新意,尤其是关于点茶,在流行叶茶的时代他还在讲云脚、乳花,有些莫名其妙。

  徐渭关于尝茶、茶侣和饮茶环境的说法,颇有道理。一杯香茶在手,先含一小口在嘴中,让茶水与舌头充分接触,品咂其中韵味,然后再慢慢啜饮。当然,在茶水进口之前,还少不得要嗅一嗅茶香。同样的过程,袁枚用到了一个“体贴”,说“徐徐咀嚼而体贴之”两段文字放在一起对照,挺有意思。

  徐渭不赞成在品茶的同时食用干鲜杂果,认为会破坏茶之甘香,真正的喝茶者,其实都是这样的看法。

  煎茶虽微清小雅,然要须其人与茶品相得,故其法每传于高流大隐、云霞泉石之辈、鱼虾麋鹿之俦。

  山水为上,江水次之,井水又次之。井贵汲多,又贵旋汲,汲多水活,味倍清新,汲久贮陈,味减鲜冽。

  烹用活火,候汤眼鳞鳞起,沫浡鼓泛,投茗器中。初入汤少许,候汤茗相浃,却复满注。顷间,云脚渐开,浮花浮面,味奏,奏全功矣。盖古茶用碾屑团饼,味则易出,今叶茶是尚,骤则味亏,过熟则味昏底滞。

今日相关新闻

  • 【有加䒕堂】携手雅昌入驻重庆501基地让艺术滋
  • 宋兆敏——传承中华文化艺术代表人物
  • 陶瓷紫砂艺术名家名品展 仿元青花几可乱真 藏家
  • 用艺术创作传达环保理念
  • 相声:语言艺术不应成为语言暴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