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艺术珍宝浴火重生

2019-04-26 12:49栏目:艺术
TAG: 艺术

  法国当地时间4月15日下午6时左右,巴黎圣母院突发大火,火灾持续了十余个小时,虽然主体结构得以保留,但是那个标志性的主塔塔尖却在大火中倾倒,成千上万的人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场面,就像看着一位850多岁高龄的巨人猝然离世,每个人都在扼腕叹息,而每个人却又无能为力。

  更让人揪心的是,巴黎圣母院不仅仅是一座天主教堂,它更是一个人类艺术的殿堂,数百年的历史使这座教堂承载了巨大的历史文化价值,也将众多人类文化的珍宝汇聚在这里。这是法国的财富,也是人类的财富。

  当大火被扑灭,相对那些可以被金钱衡量的经济损失之外,人们更关心的是巴黎圣母院里收藏着的艺术宝藏,它们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一旦被大火焚毁,留给人们的将是深深的遗憾。

  虽然据后续报道,巴黎圣母院中的文物大部分已经得到了妥善的转移和处理,但是对于这些承载了太多人类历史文化的瑰宝显然经不起高温和水淹的双重打击,这场火灾所造成的损失恐怕在短时间内还无法完全估量。

  去过巴黎圣母院的人们赞美它曾经的辉煌,没去过巴黎圣母院的人们嗟叹一错过就是永恒,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巴黎圣母院里曾经有过些什么珍品,才会让其变成世人神往的艺术殿堂。

  说起巴黎圣母院,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它那标志性的主塔塔尖了,虽然在这次大火中,这一巴黎圣母院的标志已经不复存在,但是,在文学作品中,在绘画作品中,它将永远耸立,守护着巴黎的天空。

  巴黎圣母院是哥特式建筑的代表,哥特式建筑对高度有着近乎偏执的追求,哥特式建筑记录的是一个时代,雨果在其名作《巴黎圣母院》中,称其为“石头的交响乐”,可是这支交响曲如果没有木质的塔尖,就失去了它的灵魂,小说中,教堂的敲钟人卡西莫多就是爬上了这座高高的塔尖,和邪恶的副主教克罗德做殊死搏斗的。可以说,这座主塔塔尖,是整座圣母院最引人注目,也是最广为人知的艺术品。

  但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塔尖并不是卡西莫多和克罗德搏斗过的那个地方。1787年,由于大革命,巴黎圣母院的原装塔尖损毁,但由于法国国内一直风云未定,损毁后的塔尖一直未能得到妥善修复,直到1844年,建筑师奥莱·勒·杜克才开始对塔尖进行修缮。这位杜克先生不仅是一位修复建筑的行家里手,更是一位优秀的历史学家,经过他的推算,在还原巴黎圣母院原貌的同时,还为教堂和塔尖之间找到了更合理的搭配比例,在他的建议下,塔尖被提升了13米,达到了现在93米的惊人高度,但是结构却更加牢固了。这项工程持续了23年,成为了一个时代的标志。

  虽然勒·杜克曾经说:“修复的目的是让建筑重现已经被剥夺的丰富和光彩。在修复中,艺术家应该遵循的原则是将自己完全抹去,忘记自己的品位,自己的直觉,来研究自己的修复对象。”但是巴黎圣母院的塔尖,却成为了杜克建筑生涯的巅峰。也许,巴黎圣母院在这次浴火之后,还能够从杜克这里找寻到重生的路径。

  在巴黎圣母院的中殿礼拜堂内,陈列着一些巨幅画作,这些画以天主教为题材,形成了一个系列,平均每幅画都高达四米左右。

  在这次火灾中,最令人揪心的就是这些画作了。这些画作原本有七十六幅,早在法国大革命时期,由于动荡的局势和纷飞的战火,有六幅已经遗失,其他的则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被转移到了卢浮宫等地,在火灾之前,保存在巴黎圣母院内的共有十三幅。

  出于对天主教的信仰,在1630年左右,巴黎金银匠人同业会开始出资向当时有名的艺术家们订购宗教题材的画作,这些艺术家多出身于绘画和雕塑学院,有着较高的艺术品味和审美修养,可以说是代表了当时宗教画的最高水平,是艺术的珍品。这一行为持续了数十年,直到1708年,同业会解散。数百年来,这些画作被陈列在诸如中殿拱廊、祭坛、十字架横木、祭台周围的回廊及礼拜堂等巴黎圣母院中最为显眼的位置,凡是来到过巴黎圣母院的人们,无不对这些画作赞叹不已。

  而在火灾后,法国媒体援引巴黎圣母院主教的话,称:“我们救出了荆棘冠、圣路易法衣,还成功挽救了几幅画作。但是大型油画难以取下。”其中所谓的“大型油画”显然指的就是《五月》系列画作,这让人感到悲哀——或许这些被人瞻仰近百年的画作真的就要告别我们了?

  在这次火灾中,除了画作之外,巴黎圣母院的玫瑰花窗也颇为令人担心,好在已经有确切的消息称虽然一些十九世纪制造的花窗已经被焚毁,但是已经确认最著名的玫瑰花窗却幸免于难,这在种种不幸之中也算得上是万幸了。

  巴黎圣母院的玫瑰花窗一共有三扇,它们诞生于十二或十三世纪,已经有数百年历史了。作为一座哥特式建筑,除了尖顶之外,玫瑰花窗仿佛也是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铁质的窗棂内,镶嵌着一片一片细碎又美丽的玻璃碎片,阳光透过这些玻璃碎片,产生了令人迷醉的光影效果。也正是如此,玫瑰花窗产生的光影效果将教堂内外隔离成了两个世界,再配上巨大管风琴产生的雄浑乐音,仿佛《圣经》里所记载的天国一下子降临了人间。

  在火灾中保留下来的玫瑰花窗诞生于十三世纪,冶炼技术的落后却造就了艺术上的完美。当时的玻璃中常常夹杂着许多杂质,呈现出斑驳的效果,同时,在那个时候,人们没有能力去铸造出大块的玻璃,所以如果需要大块玻璃,就只能用许多小块来拼凑。而这正成就了玫瑰花窗,由于没有整片的大玻璃,工匠在建造铁窗棂的时候将其分割的格外细致,在每一个格子内,细碎的玻璃片折射出来的太阳光更加斑驳,并且有时会产生一些出人意料的效果。而在十三世纪之后,由于大块玻璃的出现,窗棂变得大了起来,玻璃本身也显得更明净,但是,其中的装饰性和艺术性也相对被削弱,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

  在这次火灾中,虽然花窗有所损毁,但是最具艺术价值的三个花窗却安然无恙,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巴黎圣母院内,许多雕塑静静地立在那里,无声地为游人们讲述着这个城市的历史,这也是这座古建筑里最为引人瞩目的宝藏之一。

  在这次火灾中,雕塑具体损毁情况不明,不过,如果他们都能安好,那该是我们人类怎样的幸运啊!

  巴黎圣母院内最著名的雕像恐怕就是那个住在钟楼上的怪兽“思提志”(stryge)了,它是一种来自中东一带的精灵,悬在巴黎圣母院高达四五十米的钟楼之上,在暗夜里守护着这座城市。

  如果说思提志的塑像略显狰狞的话,那么圣母的塑像则显得无比慈祥。巴黎圣母院中当然要有圣母雕像,这座雕像可以说是这里的核心。自十二世纪初巴黎圣母院落成,这座圣母像就被安放在祭坛当中。圣母的雕塑惟妙惟肖,有作家称“她幸福的笑容绽放在忧郁的嘴唇上”,还有许多人在看到这座雕像之后内心得到了陶冶和净化,曾经的阴霾和忧虑被一扫而空。这些与其说是圣母显灵,倒不如说是当初塑造这些雕像的能工巧匠们的功劳,他们创造的艺术和美穿越了时空,在几百年后仍然感染着无数游人。

今日相关新闻

  • 庆新中国七十华诞“心连心”艺术团走进广东感
  • 美媒:中国艺术的终极边界 或许将是纽约
  • 全国华夏好少年艺术展演选拔启动
  • 搞好艺术的前提是什么
  • 艺术 - 书评 - 新京报网